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老教授混入丐帮搞清北京垃圾回收内幕

2006/5/18/08:22 来源:竞报 作者:刘淑清

老教授混入丐帮搞北京清垃圾回收内幕

学生们开始不愿住垃圾场,觉得自己是博士,不过,之后会觉得这是对的。” 王维平说。

老教授混入丐帮搞北京清垃圾回收内幕

王维平认为,废旧轮胎问题关系着国家的资源战略。

    “现在有些博士生毕不了业,为什么?论文没东西。整天坐在屋子里能写出有内容的论文来吗?”昨天,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环境经济学院兼职教授王维平感叹。

    “我的博士生一定得去住垃圾场。”他表示,别人不理解他为什么要这样要求自己的学生,而他也不理解“为什么别人不能理解我的这种要求”。

    王维平是国内著名的垃圾对策专家,他曾经为调研垃圾问题装成乞丐混入“丐帮”,并最终因此项调研报告而一鸣惊人。

    最近,王维平调研了废旧轮胎的回收再利用问题,并促使这一行业受到国家的重视,将其列入国家重点发展行业。

    王维平做调研从来不申请课题,也不要经费。而且,要求凡是他的博士生,都要去住垃圾场。

    “我这样做,意在教育我们的学生,要有深入社会实践的勇气。如果连这样的勇气都没有,要这博士有什么用呢?”王维平这样解释。

    “一开始学生们不接受”

    如今已经毕业在中日友好环境中心工作的李华友博士,还清楚地记得在王维平的要求下住垃圾场的日子。与记者的预期不同,在谈到那段生活时,李华友丝毫没有不愉快。

    “那些日子虽然辛苦,但有滋有味。”他说,“那是秦皇岛的一个垃圾场,我住在垃圾场的一个办公室里面,因为周边都是农村,没有旅馆,到最近的公共汽车站点也得走二三十分钟。”

    三年级的李文东是王维平现在带的两位博士生之一。他已经写完了论文,快答辩了。

    “原来只是坐在图书馆里查资料,老是找不到论文的思路,出去调研了之后找到了。”李文东研究的是农村废物的回收利用问题。他到农村去,先后跑了四趟。在河南看到造纸厂的下脚料变成肥料、在湖南看到牛粪被加工成颗粒重回土地,他知道了自己的论文应该怎么写。

    在读博士生李文东说,他当时迈出实地调研第一步的时候,其实挺难的。“虽然是因为王老师深入垃圾场搞调研而敬佩他,但是当我自己要这样做的时候,还是感觉不体面。“

    “他们一开始不接受,觉得自己是博士,是阳春白雪。去垃圾场肯定会觉得臭气熏天、苦不堪言。”王维平说,“不过,之后他们会觉得这是对的。”

    王维平不会对博士说很多好话,只是告诉他们要注意身体,别得病、别出危险。

    女弟子偶受“优待”

    作为王维平的女弟子,现在已经是农业大学教师的张越曾经得到导师的“优待”——可以不住在垃圾场。“她是女孩子。”王维平解释。但是,王维平要求张越必须去调研。张越做博士生期间跑了不少地方,而这最终使这位女博士写出一篇优秀论文。

    对李华友、张越这样的调研经历,同学们大多都很羡慕,说他们得到了一个好机会。事实证明,那些实地调研都成为他们课题和论文中的亮点。

    现在,李华友正在参与世界银行的研究项目,他说他仍然沿用了这个研究方法。而张越作为教师,也把这些方法教给更多的学生。李文东则对自己的答辩表现得很有信心。

    学会了获取企业支持

    “我搞的研究对象就是垃圾,人家说这是下里巴人,可是,我搞垃圾也搞出名了,人家说我是大循环案例研究的第一人。不过,我可不是坐在屋里抄出来的。”王维平常常以“下里巴人”来自嘲,但又以没有关起门来做学问而自豪。

    “我没必要整天坐在屋里,如果研究社会科学,却整天连社会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那还研究什么?”

    王维平的几个调研都没有申报国家项目,没有要国家一分钱。垃圾问题的调研王维平自己垫了点成本,数目多少他已经不记得了。而刚刚完成的废旧轮胎的调研则得到了企业的支持,他说他从中找到了做学术与解决社会问题的门道。“福建三明我去了三次,都是厂家给的钱,因为他们希望我帮助他们,他们也愿意出点血,这是双赢的。”

    “你看,我们一方面宣传了国家的政策,一方面支持了企业,另一方面完成了调研报告。这不好吗?”他说。

    王维平搞清了北京垃圾回收的全部内幕,还和以捡垃圾为生的人交上了朋友

    王维平自己就是“从垃圾场里走出来”的博导。并且,由此成为国内对垃圾回收及相关产业链进行调研的第一人。博导搞调研乔装乞丐

    1998年到1999年间,王维平做了“关于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的调查研究。现在回忆起这段调研经历,王维平给出的形容是:复杂、危险、脏、臭。

    那时候,王维平平日要做自己的本职工作,调研都是利用节假日。

    “我穿上‘丐帮’的衣服,去和他们捡垃圾、收废品,到那些趴满苍蝇、硕大的老鼠乱窜、寸长的蟑螂来回爬的垃圾填埋场去调查。”

    每次回家,王维平要在外面先把衣服脱了,可进了门仍然免不了一身臭味。“垃圾场你没去过,在夏天,白色的轿车一进去,3秒钟之内变成灰的。为什么?趴满了苍蝇!后飞来的苍蝇都没地落,落在别的苍蝇身上。”

[1] [2] 下一页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